今年已有140人登上珠峰,代价却是两位夏尔巴人的死亡

登山

截止5月16日,星期三上午,今年已有超过140人登上了珠穆朗玛峰。

而在14号报告失踪的夏尔巴协作LamBabuSherpa已确定死亡。这是今年登山季,尼泊尔8000米高峰上死亡的第2位高海拔工作人员,两位都是夏尔巴人。

LamBabuSherpa来自尼泊尔索罗昆布地区,目前事件细节不明,据传他出现了雪盲症。5月14日,他在尼泊尔南坡攀登路线,在南坳上部失踪。在珠峰南峰海拔8749米附近进行了最后一次对话,从那以后,就没有了联系。

夏尔巴人,才是珠峰上英雄背后的英雄!

夏尔巴人,生于喜马拉雅山脉,长在喜马拉雅山脉,以“珠峰先行者”的形象闻名于世。从上个世纪20年代起,夏尔巴人成为珠峰登山队的向导或挑夫,以及冲顶的登山协作。

这个曾经几乎与世隔绝的古老族群,由于体质好、抗缺氧能力强,又熟悉珠峰气候和地形,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。在接受了欧洲先进攀登技术学习后,表现出强大的登山能力,无论是高海拔山峰还是技术型山峰都能利用自身能力铺好路,服务世界各地的登山者攀登珠峰。
在人类攀爬珠峰的历史上堪称“无名英雄”。

每年登山季到来之前,夏尔巴人冒着生命危险,在海拔6000米到8000米的冰川和雪山上架设安全绳索、插放路标、清理冰川裂缝、搭建金属梯,并负责搭好帐篷建设营地。

现在攀登珠峰的登山者,已经不用自己背帐篷上山,也不用自己搭帐篷了,只要你不嫌弃,睡袋都可以提供。

在夏尔巴人的后勤保障下,登山者只要背好自己的衣服装备,还有照相机或手机就行了。在7000米以上的营地,夏尔巴人提前就把氧气瓶送上去了。

夏尔巴人甚至还会把煤气罐背上营地,每天凌晨两三点就起来为登山者提供热乎乎的早餐。甚至他们还能提供中餐、面条、饺子!相对贫穷的尼泊尔,夏尔巴登山协作属于“高收入群体”,在登山季这两个月的总收入大约为五六千美元,月薪不到两万人民币,在发达国家的人们看来,这种收入水平与他们的艰苦和危险不成正比。对于他们来说,“死亡就是工作的一部分”。珠峰上每一个牛逼的故事,都有夏尔巴人的存在!

1953年5月29日,新西兰人埃德蒙·希拉里首次登上珠峰。而陪他登顶珠峰的是夏尔巴人丹增(Tenzing)。实际上,这已经是丹增第6次登珠峰了!一年前他和瑞士登山家雷蒙德·拉姆伯特止步于8600米,为他第二年带着希拉里成功首登珠峰奠定了基础。

2018年5月16日,48岁的夏尔巴人卡米·瑞塔(KamiRitaSherpa),成功登顶珠峰。完成其个人生涯中第22次登顶珠峰,刷新了个人登顶珠峰次数的世界纪录!

在一年前的5月,他第21次登上珠峰,与夏尔巴人阿帕·谢尔帕(ApaSherpa)、普巴·塔西(PhurbaTashi)共享当时个人21次登顶珠峰的世界纪录。
今年他刷新了这个世界记录,他甚至表示还要干到25次的记录!

在今年16日当天,还有一名女性夏尔巴人Lhakpa Sherpa也完成了个人登山生涯中第9次登顶珠峰,刷新了女性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世界纪录。

夏尔巴人用前仆后继的生命代价,在珠穆朗玛峰创下了三个世界之最:成功攀登珠峰人数最多,无氧登顶珠峰人数最多,珠峰遇难人数最多。

2014年4月18日,珠峰南坡雪崩,造成16名包括向导和厨师在内的夏尔巴人死亡,成为“人类攀登珠峰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单起事故”。

2015年尼泊尔8.1级大地震,18人在珠峰雪崩中遇难,其中13名是夏尔巴人。

60多位夏尔巴人把生命献给了珠峰!(来源:自户外资料网)

转载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野人部落资讯 [ https://news.wildhorde.com ]

原文链接:https://news.wildhorde.com/94.html

扫码关注野人部落公众号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